#沒有極光的冰島

 

       

冰島的時候,我常會一個人在凌或清晨的時候自然醒來,有時候是兩三點,有時候是五六點。

 
可能是因為節氣遇雪,一過中午就比較難有好天氣,可凌至清晨卻不一樣,總是碧空如洗,滿眼星星。

 
既然自己一個人默默醒了,也藉著夜空清朗,就想著乾脆碰碰極光的運氣。因此好幾個冰島的夜晚,我總是會全副武裝地、在雪地裏等上那麼幾支菸的時間。
 
那時候覺得好孤獨,天地間只有閃動的星星陪我抽菸,其他都像是完全停止的、安靜的。
 
但幾次下來、甚至有時等到太陽升起,我都從未遇過極光。
  
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吧,我們用緣分二個字以敝之,不論你是不是孤雪起夜,也不能享有多餘的慈悲。
  
 
緣分吶,我有
時候會想,世間真的會有這麼樣的一個人嗎?他能懂我的軟弱與善良,懂我的執迷和狂妄,懂我的心之所向。

  
我總以為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,才會真的懂得擁有的快樂。可好幾年了,我跟自己談得多了,越來越知道自己了,一回神才發現,可能,我是說可能,世間不會有這麼樣的一個人了。
  
有時候不了解,我終究是不是把自己走向孤獨,在我以為我更懂愛、變成更好的人了以後。就像傲慢的原罪,你總以為你比世間多數人都瞭解了,你就會受到懲罰。
 
  
回台灣以後很多朋友問我有沒有看到極光,我都笑笑回答沒有。大家都說,嘩,好可惜啊,那怎麼辦,再去一次嗎?
 
怎麼辦吶?我也不知道。覺得可惜是一定的,可時至今日,我從來也不覺得,沒遇到極光,有什麼不好的。

 

 

翔客   鄧克均